<   2007年 08月 ( 3 )   >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

 

POWER OF LOVE

  

  或许真的很渺小,或许真的很伟大。


  我没有办法写很长的东西来抒发我的感情,即使我看过很多让我很澎湃。
 
  我说了很多,可是我不能再把它们重复出来写给谁看。因此这种感觉我无法传达,只能继续这样在心里,反复对自己强烈。

  不过大概也无所谓,因为我自己真的知道,我多么喜欢和心疼那群宝贝一样的大孩子们,被至情至性而感动着。

  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很在乎感情的人,就是至情至性的人。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做到单纯的喜欢,而是真的在意。

  所以我不想强调什么,我只是想很认真的说,我真的很喜欢你们。

  我真的很喜欢小8,你们是谁也不能拆散的整体,我喜欢你们的每一个人,不管你们中的谁在哪里,你们永远是完整不分的小8,是无限大的小8。曾经经历过那么多波折和苦难的你们中的每一个,都是彼此惺惺相惜,没有任何人能超越的。这种真正的感情,没有任何人能了解,除了你们自己。

  我真的很喜欢YOU,16年都没有改变过的YOU,一直淡定优雅的为一个人拉提琴的YOU,和第一次见面一样哭着唱I Love You的YOU。

  

  某立说,会好的。

  恩,我相信,会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这样怀着最真诚的感情的坚强的你们,一定一定会好起来的。

  我要做的,就是保持继续喜欢。恩,会一直一直,永远永远,不管你们还会经历什么,变成怎样,喜欢的心情一样,这是能对我爱的你们,最永久的支持。

.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
[PR]

by lureen | 2007-08-09 01:35 | 星を見る  

选读


  在封闭的窗口里,窥探自己。
f0144628_1654244.jpg

  有的时候人是不是真的什么都得不到比较好呢?

  害怕失去的感觉很讨厌,我很讨厌。

  感觉会有新篇章登陆,果不其然,我真聪明。

  我突然怀念以前的风格,原来突然的改变意味着可怕。

  并非文字的可怕,就是害怕,想哭的害怕。怕从此触不到的害怕。

  不要和风谈感情,它的行踪是谁都无力涉及的,它要走,就只能看着空气流动,什么东西能挡住空气的流动呢?无力是挫败的可怕。

  我害怕,并且担心,或者说不知所措。
  
  其实Comments还是可以的,不过我在一瞬间的考虑后放弃了。

  既然“コメント不可”的意图那么明显,又何必去钻那种无趣的空子呢?

  话是多说无益的,现在的我这样觉得。

  也许正是这样,那些言语,关切的也好,无谓的也好,埋藏久了都会发酵成佳酿。

  没有不好的稻谷,只是酿造之中,忍不住酒香的诱惑,开了盖子漏了天机,失了酒气,就前功尽弃。

  所以忍藏,是一门高深的造诣。

  流水对落花的感情,是惜花之情,落花对流水的感情,是感激之情。

  蒲公英不该对风有眷恋,否则直到枯萎也不能落地安家。

  我不知道我想说什么,所有的话我全都说过说得太多。

  怎样的人在怎样的变化着,自私而矛盾的个体就是这样变化着。

  如果说蝴蝶效应也可以理解在这里的话,或许这样一个瞬间的动作,改写谁的一生。

  不要害怕变化,不要为自己而困顿了。

  不要胆怯任何一个自己。

  我喜欢的剥洋葱,剥下每一瓣我都喜欢,甜的苦的涩的。那全是这颗洋葱的味道。自己的味道。

  自己很爱自己,而且爱自己的所爱。

  所以林媛爱着木下,LuReen爱着yui,媛媛是我所有的本命。

  笑着说哦,眼角刻意的略过我们都刻意略过的一切。

  

  我这样爱着这个世界,爱着我残缺的生活,爱这里,胸口里一年年留下的各种。

  这样的丰富的笑和泪的我,其实早就知道,记忆是最好的旅行,倘若上路,

  岂止八十年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写给应该写给的人或者人们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.  
[PR]

by lureen | 2007-08-07 16:46 | 心は海で  

来自尾崎丰 Yutaka Ozaki


f0144628_18253570.jpg

  拥抱着,感觉到温暖,感觉到那非是自己的体温,而是对方的温暖,意识到,这果然还是别的个体,每个人都不想变的不幸吧?因此每个人都拚命守护自己。但只懂守护自己的人,不是反而跌入了不幸的陷阱吗?比起肉体,心灵更渴望受到拥抱吧,在无眠的晚上,内心的那道裂缝再次流出悲伤,我又再次面对真实。原来我一直抛下昔日是那个哀伤的自己,独个去追寻自由。在黑暗中,昔日的那个我,依然一个人痛苦地哭泣着。但其实,我又怎可能放下昔日的那个我不管呢?因为他就是我,我就是他,我也不知道,要再过多少日子,昔日的那个我才能离开那孤独悲伤的黑暗。不过在那之前,我仍会到黑暗中陪伴那个我-----那个深爱着你的我。

  很想看清楚太阳的颜色,为此我抬头望着太阳,强光防佛要摧毁我双眼, 但我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,其实,我只不过希望在陷入失明的黑暗前,能用自己的眼睛,看清楚太阳的颜色而已。在我面前,有着一个叫失望的深渊,那深渊的尽头称作绝望。传说只要越过那尽头,就能找到光明。为此,我跳下那深渊去寻找光明。让绝望的孤独感紧紧的包围着我。让黑暗去填满我的梦,在那寂寞的尽头,在心底懦弱消失的那一刻,真实的爱随着坚定而诞生。

  麻木地工作一整天,踏着那沉默的步伐归家。站在寂静的天桥上,望着那泛红的夕阳, 眼泪不知为何地悄悄落下了。在那段一去不返的青春时代,徘徊在校园的我,在黄昏时走到课室外的走廊上。望着那泛红的夕阳,我在幻想着长大的一天。我在想,在那天来临之时,也许我会从无知的的枷锁中挣脱出来。我正在迈向的那儿。存在的一定只有自由和真实。不断重复的每一天,毫无意义的生活过后,我带着疲惫的身心归家,得到所谓的自由的同时,我亦迷失了自己。也许,我只是跳进一个更大的旋涡而已。昔日那个憧憬着长大的我,凝视着的是什么,我已经忘记了,曾一度看到的梦想和爱,随着单纯的消失而再也看不见。站在寂静的天桥上。望着那泛红的夕阳,眼泪不知为何地悄悄落下了。

  生存即是坦然的面对每一天,我渴望温柔的晨光洒下来,唤醒我,为了抹去往日的眼泪,我渴望它抱紧我,因为,我在追求的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纯粹的心----

  我的人生就像是氢气球,为了继续留在空中,只有不断弃掉重的东西。这是因为,重要的东西都太沉重了------

  一线微弱的光在我面前掠过,在黄昏的街灯下,我在追逐着那一线光,黑夜渐渐远去到尽头,在街灯熄灭的那一刻,我的希望亦随之消失。

  现实的墙有多厚,你知道吗?厚的连梦也看不见。

  人总是跟自己说机会未到,但其实他们根本不明白自己最欠缺的不是机会,而是把所握机会的实力。

  梦想这种东西,并不是普通地去努力就可以抓住的而是要拚尽性命,甚至坚持到露出丑态,用难看的样子勉强抓住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以上的话都是来自那个叫尾崎丰的人。

  翻译者的翻译功底我没有资格做评论,但并不是我喜欢的风格。本来想自己来试着翻译他的这段语录的,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原文,只有这篇译文,来自于电影《LOVE SONG》。
  我想他是孤独的,也是向往自由的。11月29出生的他当时的想法,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,有时也是存在共鸣的吧。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心情都是矛盾的,有时还会清醒的犯错,明知道那样做是不对的,但总是不能控制自己。尾崎丰将声音和他的人生得悟还保留于这个世上,给所有喜爱他的人。
  其实,人真的不能刻求太多,真诚的面对每一天就好,努力的做好手边的事情,现实是残酷的。
  
  譬如不要像我一样的太过任性,否则也会像我一样失去太多东西。
  
 f0144628_18261892.jpg
[PR]

by lureen | 2007-08-04 18:16 | 星を見る